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通讯

一个产业的胎记摩托罗拉的滨海时光能

通讯
来源: 作者: 2019-02-09 13:04:07

一个产业的胎记——摩托罗拉的滨海时光

天津北方讯:不断倒数的时钟之上,是沉浸在浓烈色彩中的经典M标志造型,再之上,那句被无数中国用户所熟悉的“Hellomoto”,向登陆摩托罗拉中国官的人们递送着久违的问候。 光阴似箭,距离摩托罗拉告别中国市场,竟已过去两个年头。即便对一个曾独霸中国市场近20年的巨头而言,这样的离别也足够久远。 截至1月25日晚,以“摩托重返中国”为关键词,在百度上搜索到的相关结果为310万个。但同一时间,苹果和小米的相关搜索结果均已过亿。络的热度,预示着摩托罗拉的中国前不一定平坦,但经过一系列的再造后,此刻这个崭新的摩托罗拉仍旧值得期待。 而在所有的期待目光中,来自滨海新区人的,无疑最具温度。1992年,投资1.2亿美元在天津开发区成立的摩托罗拉(中国)电子有限公司,拉开这个巨头在中国阔步前行的“黄金时代”。 虽然,曾经的工厂已经易手,但新区目前仍旧是摩托罗拉智能在全球范围内的主要生产。过去的若干年中,摩托罗拉不仅对区域经济发展功不可没,而且改变了我国电讯行业的发展轨迹。 在巨头重返中国之际,回溯它与开发区、滨海新区的历史,追寻一个数千亿产值产业的爆发原点,也许有助于后来者们在兴替间找寻产业勃兴的密码。 情怀未冷 1月12日,一条有关“摩托罗拉重返中国,将全部产自天津开发区”的消息,经由社交软件在新区市民间迅速开来。一家名为“滨海100”的新区本土号的运营人员,用“病毒”来形容这则消息弥散的速度。 “我们推送的文章一般阅读量仅在3位数,但这条消息推送后,很快就突破了1万的阅读量,最终的阅读量接近2万。” 一条并不、并不鸡汤的消息,何以抢占新区市民的碎片时间。“我想它大概切中了很多人的怀旧情怀。”说出这句话时,赵强不自觉地摆正手腕上那块还未在国内上市的摩托罗拉智能手表。“一名在新区从事IT行业的80后”,这是赵强的身份标签。 因为兴趣和工作的关系,赵强换过不少,但记忆最为深刻的仍旧是刚上大学不久购置的那部摩托罗拉E398。“银白的机身上有红色镶边,绝对‘闷骚’的设计。”赵强至今清楚记得,这部以音乐功能为主打的,售价是3300元。“当时拿着这的感觉,比现在用苹果还有面儿。” 像赵强这样被带入回忆的市民不在少数。在上看到,有市民回忆起,“我第一台就是摩托的黑白屏,挺耐用”。也有市民直接喊出,“摩托罗拉我的最爱。” 友“小树丛”追溯的时光更为久远。他在上留言写到:“玩过摩托罗拉BB机的飘过,汉显的。那时候也算是高端通讯设备了。别腰里,倍儿有面。”这位友充满童趣地回忆道,“因为偷着带到学校逛了一圈,还挨了老爹一顿打”。 更多市民的回忆,则源于摩托罗拉曾经带给这座城市的光荣和梦想。从1992年,投资1.2亿美元在天津注册成立摩托罗拉(中国)电子有限公司,到2012年,伟创力接盘天津工厂,摩托罗拉在开发区整整走过20年的风雨历程。 截至2009年12月底,摩托罗拉在天津开发区的投资总额接近29亿美元,曾是天津市缴税最多的外资企业,也是开发区单位面积产出最多、要素生产率最高、效益最好的企业。 一位开发区管委会老同志曾评价摩托罗拉,“不仅对天津开发区取得全国第一功不可没,而且改变了中国电讯行业的发展轨迹”。 鲍彦早在1993年就加入摩托罗拉天津工厂,她算是第一批从天津的国营电子厂跳槽过来当外企白领的人。 多年后,她担任了摩托罗拉移动技术公司业务运营总监。 “来摩托罗拉之前,我在天津一家做光纤天线的军工厂工作了7年,发展空间有限。当看到摩托罗拉招聘广告的时候,就想来这个世界级企业试一试。”鲍彦还清楚地记得当年面试时的场景,面试经理拿起一个说,“你要来这个公司,做的就是这个。”不过,鲍彦坦言,她那时根本还不知道是什么东西。 后来才知道,摩托罗拉最早生产勇者创造命运出来的一批“大哥大”要卖到3万多元,是那个年代财富与身份的象征。 “我当时的工号是800多号,之前摩托罗拉的BB机生产线已经招了一批职工,我属于部门。第一天上班的时候,因为不知道班车怎么坐,8点钟从位于市区的家中出发,到公司已经是吃午饭的时候了。”鲍彦说,那时摩托罗拉的工作节奏、要求跟国企相比完全不一样。小到写一个会议报告、做一些数字采集、起草一些文件,都很不容易。感觉外国老板眼里没有看得一回做错无人忘上的人,不少人都挣扎过要不要辞职。“不过正是因为摩托罗拉的高标准,辉煌时其产值一度占到开发区的半壁江山。可以说,我也是最早了开发区成型的电子信息支柱产业。” 远洋的风 在去年,天津开发区迎来建区三十周年,纵览这座国家级开发区领头羊的创业历程,曾有人评述道:摩托罗拉的到来让天津开发区从此“鲤鱼跃龙门”,推动了韩国三星以及日本等其他国家的大企业也纷纷到天津开发区投资。 截至去年12月初,开发区已累计引进各类外资项目5358个,其中投资1000万美元以上的1223个,89家《财富》500强跨国公司在开发区投资了230个项目。 看到这组数据的人们可能不会想到,1985年,“老开发们”到去招商,面对的却是没有几家企业愿意到天津来投资的境况。聚焦当时的现实情况,开发区决策层做出一个大胆的“跨国公司战略”,选择把欧美和日韩作为重点招商对象。 “搞,我们必需要与国际巨人同行。跨国公司在当今世界掌握最先进的生产力,财富60%掌握在他们手中,技术、人才和市场也掌握在他们手中。与国际巨人同行,与他们合作,与它共命运,然后才能站到它的肩膀上。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短短的七八年中发展迅速的重要原因。”曾任开发区管理委员会主任、天津市副市长的叶迪生后来说道。 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便有志于在中国投资设厂的摩托罗拉,成为开发区当时需要紧紧抓住的关键机会。 1987年10月,摩托罗拉执行副总裁林宏姆和副总裁赖其森带队到开发区考察。尽管当时开发区还是一片荒地,但看到开发区的领导很诚恳,而且对摩托罗拉很熟悉,便答应回去认真研究。半年之后,天津和厦门两地成为这家巨头投资的备选城市。 得知消息,叶迪生当即向担任市领导的汇报,说明这个外商对天津的重要性。那天刚在开完局会议,听了汇报,3个小时后赶回天津——他要请美国人吃饭。 席间劝美国人说,全国也找不出第二个如叶迪生这样懂得你们产品的人,开发区是专门为解决你们的问题而存在的。还说,他会全力支持摩托罗拉在天津的发展。 那顿饭后,摩托罗拉7个董事以4∶3的投票结果,最终选择定址天津。从此,双方开始进入正式谈判。由于当时没有外资独资政策,这一谈就是4年。直到1992年,同志南巡讲话,在中国掀起新一的热潮,同时正式宣布外企在中国可以独资了。 叶迪生后来说,摩托罗拉是天津开发区、也是当时全国引进资金最大的项目。谈判5年,仅我个人就八去美国,几经周折,在几届市委市领导下,在中央各部委支持下,经过激烈的竞争才达到今天的结果。 而在之后的20年间,天津始终为摩托罗拉的发展提供着巨大的支持。成立于1998年的天津市-摩托罗拉合作委员会是天津市结合自身实际情况探索出的政企合作新模式,通过加强企业间的沟通,强化服务,帮助企业解决生产经营中遇到的问题,从而促进产业和经济发展。 为了支持摩托罗拉持续发展,天津开发区曾经对其半导体芯片等业务的发展给予了大力的支持。此外,开发区还出台了一系列关于支持摩托罗拉持续发展的励办法,对摩托罗拉在开发区增资、增产、财政贡献、引进配套商、新增业务、员工培训、设立研发中心和国际采购中心等给予大量的财政支持和励。 由于摩托罗拉在天津开发区投资最早、规模最大,很多特殊的问题是摩托罗拉第一个遇到。一位开发区管委会老同志曾指出,摩托罗拉等跨国公司的进入对中国具体管理制度变革起了积极的促进作用,让我们极大地加强了对市场经济、国际惯例等先进经济体系的认知和把握。由此产生的制度创新在全国范围内得到推广,从而推动了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完善。 站在天津开发区的百旗广场上,众多印有世界500强企业标识的旗帜,在风中飘扬。作为国内外向型程度最高的国家级开发区,天津开发区迎来第一缕远洋季风,无疑始自摩托罗拉。 产业引擎 时间已经悄然过去了4年,但陈生(化名)仍能清晰地回忆起,2010年12月16日的情景。“那天,摩托罗拉天津生产的第3亿部移动终端成功下线,我还清楚地记得,第3亿部终端是当时领先的触摸屏智能XT800+,这也是一款依托系统开发的。其不仅代表了天津生产当时领先的生产与制造能力,实际上也印证了天津对摩托罗拉全球业务发展的重要性。” 曾供职于摩托罗拉天津工厂的他告诉,那时,天津生产有7000多人,为中国及全球市场生产着一系列摩托罗拉领先的移动设备。陈生所的是,摩托罗拉在中国“黄金时代”的尾声。从1987年至2004年,摩托罗拉在中国市场独占鳌头。 摩托罗拉的辉煌,可以从其在天津开发区投资额的一上扬中清晰地看到。1992年摩托罗拉正式在天津开发区投资1.2亿美元,而到2009年底,摩托罗拉在天津开发区的投资总额接近29亿美元,其在整个中国投资总额约为38亿美元。“除了最初的注册资本,其余绝大部分资金均来源于公司的运营利润。”熟悉该项目的人士介绍说。 而作为全国最大的外商投资项目,其对区域经济的拉动作用也堪称惊人。2006年,天津摩托罗拉走到历史巅峰,销售额达到100亿美元左右,占天津市工业产品销售额的10%以上;出口额占到天津市18%以上。在摩托罗拉的强力拉动下,天津开发区电子信息行业的利润率曾经高达14.72%,为全国之最。 在经济的贡献力之外,摩托罗拉对于开发区乃至天津市电子信息产业的塑造,意义更为深远。“摩托罗拉极大地提升了天津电子产业的发展水平,使电子产业成为全市最大的产业类别,

一个产业的胎记摩托罗拉的滨海时光能

走在了全国前列,使天津成为中国乃至世界最大的生产之一。”一位开发区管委会老同志指出。 20年中,摩托罗拉通过本地采购,促进了一大批天津企业的发展。摩托罗拉供应链的本地化发挥了产业链的聚集效应,推动了天津产业不断向前发展,以及由此带来的出口、税收、就业的全面增长。由摩托罗拉半导体部门与天津强芯半导体芯片设计有限公司合作成立的高科技研发中心,此后发展为飞思卡尔强芯(天津)集成电设计有限公司,更是推动了天津IC设计产业跨越式发展。 同时,也为国内培养了一大批优秀的本土人才,走出了梁念坚、何庆源、陈永正、郭可尊、鲁敢、孔祥辉、时大鲲等一大批职业经理人。佟森(化名)曾经也是摩托罗拉天津工厂的一名员工,不同的是,他并不在生产的厂区工作,而在生产基站的厂区。几经变迁,如今这个基站制造厂早已易主,佟森也在“新东家”成为了一名中层管理者。不过在他眼里,当年在摩托罗拉工作时的经历对自己的职业发展很是受用。 “事明,摩托罗拉落户开发区后,形成了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如今,三星、富士康、中兴、伟创力等等都在滨海新区实现了落户,这里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智能产品生产制造大本营,当之无愧地成为了全国电子信息的产业高地。”赛迪顾问电子信息产业研究中心咨询师指出。 认为,摩托罗拉给滨海新区的电子信息产业带来的不仅是上下游的资源整合,甚至是打造电子信息产业的先导。这也让滨海新区对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和规划逐渐成熟和完善。按照规划,到2015年,开发区将成为北方乃至中国最佳的通信设备、新型消费电子、新型元器件、TFT-LCD、汽车电子和光电器件六大产业,电子信息产业产值超过3200亿元。 期待复兴 也许,是在王座上沉醉了太多的年头,从2002年开始,摩托罗拉不断受到诺基亚的挑战。在业界观察家看来,摩托罗拉近年来的失败源于其注重以技术推动创新,却忽视消费者的驱动力,未能根据市场变化调整产品研发和营销方式。 摩托罗拉联席CEO格雷格·布朗对失败归结于:“我们本应当把更多注意力放在用户体验上,而不是外形上。我们没有适应的发展速度和用户的需求,因此市场份额被蚕食。” 2011年,摩托罗拉正式分拆为摩托罗拉移动和摩托罗拉解决计划部门。随后,摩托罗拉移动开始了在谷歌与联想等公司之间辗转,被拆解得。2012年,摩托罗拉位于天津开发区的生产被新加坡企业伟创力收购,彻底变为一家代工工厂。一年后,摩托罗拉这个的发明者,更是退出了中国这个全球最大的市场。 一番刮骨疗之后,摩托罗拉终于卷土重来。在业内人士看来,摩托罗拉在谷歌经营下,虽业务萎缩,但在欧美市场销售渠道仍得以保存,尤其是运营商关系,能帮助联想在海外市场快速提升销量。此外,在专利和创新方面,摩托罗拉也能弥补联想短板。 据悉,联想与摩托罗拉的合计市场份额目前在智能市场排名第三,仅次于苹果和三星。而目前看来,摩托罗拉重返中国也将拉动新区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伟创力中国事务副总裁、公司发言人来栋文向透露,天津工厂目前约99%的订单仍旧来自摩托罗拉。摩托罗拉此次回归中国市场发布的新品也是由天津工厂代工。 摩托罗拉的中国之也许不会平坦,但如一位友所说,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我们期待看到这家伟大公司的复兴。

青年男装品牌价格
刹车盘清洗剂价格
丰田卡罗拉内饰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