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互联网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马晓河明年的宏观政策有如下几点

互联网
来源: 作者: 2019-04-07 03:36:55

10月27日上午,中国(浙江)电子商务投融资高峰论坛在杭州国际博览中心圆满闭幕。据了解,本次活动作为第四届中国(杭州)国际电子商务展览会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浙江省人民政府指导,浙江省商务厅主办,浙江省电子商务增进中心、浙江省电子商务促进会承办,中国股权投资基金协会、浙江金控、亿欧、微链共同协办。现场省商务厅徐高春副厅长首次对《浙江省电子商务投融资报告》进行发布,同时还启动了中国(浙江)电子商务投融资服务中心,引导更多的资本投向电商领域。另外,赛伯乐创始合伙人、总裁陈斌介绍了浙江省互联网产业基金筹建情况,该基金由省商务厅发起,旨在整合和培养一流的互联网产业生态,发掘和培育一批新兴互联网领军企业,将浙江打造成世界一流的互联网生态基地。论坛上政府部门领导和来自电商界、工商界、投资界的专家大咖们共聚一堂,共话浙江电商投融资的未来。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原副院长、中国人民大学中国经济改革与发展研究院常务副院长马晓河教授在“当前经济形势分析与宏观政策预判”主题演讲中提出了几点思考:

1、在保持投资稳定增长中,关键要把民间投资的积极性调动起来

2、在扩大有效需求中,关键要把居民消费拉上去

3、在结构转型中关键要把新兴产业发展起来

4、在稳中向好进程中关键要把金融风险降下来

以下为亿欧整理的马晓河教授的演讲速记:

各位女士、各位先生,上午好,很荣幸给大家介绍一下当前经济形势。我讲的内容有三个,第一个对当前怎么看,第二个下一步怎样走,还有第三个对宏观政策做一个预测。从当前看,我国经济增长应当说是稳中求进,稳中向好,从我们的数据看,整体经济平稳,结构优化,新旧动能转换较快,质量效益有所提升,协调性有所提升,稳是表现在农业、就业、进出口、工业、投资、消费都保持稳的势头。结构优化表现在需求结构里面消费在上升,产业结构里面表现服务业比重上升,还有制造业里面表现设备制造业上升,这讲的是结构。还有区域结构上现在看东北、西北扭转了经济下滑或负增长的状态,开始停止负增长向正增长迈进,这是一个特点。

再看新动能,叫“四新”的增长比较快,特别在东南沿海地区增长是比较不错的,比如说我去睢宁县调查,在那里我遇到一名卖猪的商贩,卖山上的小黑猪,他原来没有参加平台建设的时候,没有做APP的时候,他一年卖万八千块钱,后来参加APP以后,他把猪在网上1晒,说我卖的是野猪、跑猪,不喂工业化饲料,后来大涨,一年能卖八九十万,他非常高兴,说电子互联网非常好。还有一个卖茶叶的商贩,他原来没有参加互联网,200亩茶叶承包地里的货都卖不出去,后来他儿子大学毕业以后在县城做了一个互联网+,后来他的产业两百亩地把绿山、清水网上一晒,请他们的姑娘唱着山歌说,我的茶叶好,一下子卖了几百万,把当地周边的茶叶都一起卖走了,所以说新业态发展是比较不错的。

还有质量效益,现在质量效益在提高。就是说同样6.9%,但是6.9%的质量内涵不一样,社会的信心在预期上升,比如说居民收入、企业效益还有大家的预期都在提高。从2012年以来,我们通过积极地财政政策和稳健的货币政策,把增长稳定在一个合理区间。但是大家知道,从GDP、工业增加值、价格、货币、PMI,就是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看,经济增长在较长时间上是变动的,稳是相对的。根据这些指标它有周期性,有上有下,当前中国经济增长要从周期性看,它实际上是完成了一个增长周期,1上一下,我要回答的问题就是当前中国经济在什么地方,稳在甚么地儿,在什么地方向好,所以我的回答是当前中国经济稳在周期性底部,在周期性底部上是向好,这是我要下的一个结论。

如上图所示,这个图反映在中国在2003年以来,过去14年里边,经过了两个周期。第一个周期是从2003年的第一季度到2009年的第一季度,经济增长一个上一个下,从2009年第一季度到今年的第三季度也完成了一个上一个下,“1上”从2009年第一季度6.2%上到12.2%到2010年第一季度,2010年第一季度开始就下,连续经过了30个季度的增长,从12.2%稳步下在6.8%,所以当前的稳在什么地方,稳在这个地方,在这个地方向好,所以一定要明白这个道理。有人说经济增长稳不就是就代表好吗,一条直线挺好,我觉得是很好,但是像人一样,如果一个经济增长没有上,没有下,像你的心脏一样不跳动,一个直线,什么状态?死亡,没活力。这是我讲的一个道理。

工业增长一样,也是波动的,有上有下,再看PMI(上图所示),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也是在波动,大家看波动有个问题,制造业经理人采购指数现在出现了向上的趋势,这要关注,叫先行指数。再看价格,蓝线消费品价格,红线工业品出厂价格都是波动的,都是有周期的,再看货币,货币增长也是有波动的,上和下。左侧那个高山是温家宝政府时代,货币发行先上后下,右边是我们现在,大家看红线是M1,蓝线是M2,但是现在看红线和蓝线有个剪刀差,有个差别区,红线高于蓝线什么意思,就是当前我们经济运行中流动性太多,流动性是短时间存款和信息流量,表明现在通胀的压力还存在。

第二,走势。下一步经济怎么走。我认为我们当前中国经济运行正处在两个周期的交汇处,叫老周期旧周期已经完成,新周期还没有开始。所以中国经济正处在一个新旧周期的交汇区,正在为未来的新周期积累能量。但是在积累能量进程中,我们由于现在的基础较上一个基础相比有所不足,动力不强,所以说当前中国经济增长徘徊在新周期的出发点上。我们由于动力不足,基础不强,向上走的力量还不够。大家看每次中国经济增长1到一个老周期底部以后,很快通过宏观调控就上去了,惟独这次上不去,新旧动能转换太慢,基础加强太慢,所以上不去,所以徘徊期大家看总是稳定在一个区间,从2013年到现在一直稳定在6.8%、6.7%、6.9%,就上不去,有以下四个原因:第一外需不确定。外需不确定里面有几个,第一个发达体,就是说中国与美欧之间贸易不确定的复杂性和紧张性,致使中国的出口外需的风险比较大。现在你看我们以美国的特朗普,第一美元加息,第二美国特朗普的优先对内和对外保护政策,致使中国跟它的贸易波动和复杂。比如说其中301条款,对中国要价很高,要求中国大量进口它的产品,减少中国对它的出口产品。第二,它对国内采取减税减费政策,从35%的税对企业,降到15%,提高它的国家竞争力,导致好多高端制造向回流,这对中国影响比较大,中国对发达体的出口占全国出口比重49%左右,所以欧洲保护主义,特朗普保护对内优先,都导致中国的出口下一步看不清。第二新兴体,中国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是新兴体正在向中国学习,把中国作为榜样,发展跟中国一样的产业,生产跟中国一样的产品,在供给上对中国构成严格的替换,服装、手机、电脑、家电、家具,但是它的优势是成本低,汇率低,致使中国跟他们没有比较优势。这是当前中国最大的问题。

再看在需求方面,内需我们出现了结构性矛盾,结构性矛盾跟平常不一样是投资增长下降,消费没有上升的起色。甚么缘由呢,第一投资增长缺乏空间,制造业饱和,公共产品投资空间在减少,还有我们以往的公共投资投在与我们潜在增长率无关的项目太多,高大上项目,形象工程太多,使得我们没有气力在潜在生产力上进行培育和培养。大家首先看第一空间,你们现在想到没有,中国的高铁、高速路、车站、码头、广场、会议中心都建完了,我们把祖宗几代人都弄完了,我们的空间在哪里?但是你发现投资空间搞完了以后还想搞什么?全国的投资占GDP的比重都在50%、60%以上,有的地方90%以上,你还要搞什么?所以这样带来的问题是都投资空间变小以后,你的投资边际效益大幅度下降,带来的结果就是效率下落。我给大家举个例子,看看这个图,看看这个表,2000年我们投资每百个亿的投资带来GDP是103亿,我当市长,我今年投资一百亿固定资产带来GDP就是1百亿,到了去年我们投资一百亿的固定资产,带来GDP只有39亿。我现在投1千亿,只有390亿的GDP,过去一千亿就是1千亿。去年我们60万亿投资,今年就是70万亿投资,70万亿投资GDP大概是80万亿,你说你还投甚么?有些投资跟居民福利是没有关系的,远离居民福利,搞那么多投资没有意思,所以现在面对的问题是投资带来的GDP的能力也是越来越弱。这是一个问题。

有人说制造业投资依然有空间,我问你在哪里?大量制造业现在目前面对的问题是中低端产品大量过剩,我们现在服装300亿件,鞋45亿双,钢铁10亿吨,水泥25亿吨,手机20亿部,占全球77%,电脑4亿台,我们现在中国的产能多余正在从传统产业向新产能多余沾染,过去是服装、水泥、电解铝过剩,现在电脑手机也过剩,下一步还会出现新的多余,就是因为我们的投资冲动来强烈,制造业空间已在变小,向新的产业迈进,除很容易进的电子商务以外,高端制造我们进不去。

再看消费。消费有人说增长很快,但是大家看一下最近的资料,都在10%到11%之间迈进,只要我们的收入分配体制不改,社会保障水平不提高,消费很难上涨,为何?消费出现了严重的结构问题。第一,中低端收入阶层没钱消费,为何?第一,收入低,第二保障水平低。大量的中低端人口他们收入跟他们消费消费相比,收入低,消费不够,电脑手机想买没钱。第二还要储蓄,未来储蓄盖房子,娶媳妇,生孩子,教育、养老、看病都需要钱,所要为未来储蓄,叫预防性储蓄提高。最后结果是什么,结果就是对眼前消费压低,把眼前消费压的最低,我是来自于农民家庭,我理解这些人,他们一家只有10亩地,收入非常有限,让他们说甩开膀子去消费,把消费作为重点去增加GDP,不可能。但是中高端人群消费饱和,或者国内供给的优质产品不足,他不消费,最后结果是出现了结构性的需求问题。这是讲的一个。

大家看,我们的投资跟消费从09年以来的曲线图,蓝线是投资,投资目前开始下降没有停止,红线是消费,消费从08年以来,2010年以来从18.3%稳在了10.4%左右。所以消费是稳定器,投资是加速器,当投资还在下行的时候,中国经济增长不可能太快。由于消费就这么高,所以要想刺激经济增长只能投资,但是投资现在空间变小,所以下一步中国现在就处在胶着状态,上不去。

再看实体经济,当前实体经济遇到的最大的几个问题:第一,新不补旧,新经济要补旧经济的下滑,补不上。第二,我们的小要补大,也补不了。第三,民补不了国,民营企业要补国有经济增长也补不了,第四是虚补不上实,当前中国遇到的最大的瓶颈是什么?企业实体经济的营商环境需要加强改良,这是2017年世界银行对190个国家的营商环境调查,在调查里面我们有几项还需要改良。第一开办企业,第二施工许可证的发放,第三贷款权,第四对小投资者的保护权,第五税收负担,第六跨境贸易,我们都需要改善,都还在比较靠后的。

所以最后一个问题金融风险是我们当前稳增长的最大威逼。按照国际经验,一个国家的总债务超过GDP2.5倍以后就进入到高风险爆发窗口期,今年我们正好是250%多,所以我们当前控制系统性金融风险是影响经济的一个最大问题。

今年我的预测经济增长6.8%、6.9%,我预测明年6.8%,不会有大的增长。大家看宏观政策下一步,我认为国家的宏观政策肯定是要利用这次“稳”带来的时间空间,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要动力,掌控的力度和节奏,抓重点,补短板,强弱项,精准扶贫,这是十九大报告的内容。

明年的政策可能性,第一,稳中求进,依然是主基调。第二,稳健的货币政策跟积极的财政政策不会变,积极加稳健,建立一个宏观调控审慎政策的双支柱框架。第三,具体的宏观政策是简政放权,放管服,减审批,降税减费,国企企业,自主创新。第四,加快改革。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国企企业,发展混合经济,放宽市场准入,深化商事制度改革,打破垄断,放宽准入,完善增进消费的体制机制,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财税体制改革。第五,继续三去一降一补,支持培养新动能。

几点思考:第一,我们怎么样在稳投资增长的时候把民资搞上去。现在民间投资有担心,民间投资有顾虑,怎样让他们去投资,这是现在民间投资低于全国平均投资。第二,在扩大有效需求中,把居民消费怎样弄上去,我们居民消费太低,低于正常水平。第三,在结构转型中,怎样把新兴产业搞上去,新兴产业怎么弄,我们现在思路还不清楚,气力还不够。第四,金融风险怎么降下来,所以3上一下是目前宏观调控的难题和关键,如果能把“三上一下”问题解决了,我们的经济就会上行迈向我们新时期。

谢谢。

宫颈息肉不治疗不会长大-
南通治疗牛皮癣的医院
盐城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好

相关推荐